台湾麻将算番图解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
?>?政務動態?>?街道、鄉鎮動態
藤橋人朱金武巧念“農經”
發布日期:2019-08-20 16:52:47瀏覽次數: 來源:溫州都市報 字體:[ ]

溫州都市報訊 (記者 嚴嘉瑜)  最近幾日,朱金武的浙農生態農莊里小游客絡繹不絕,這些孩子中年紀最大的上初二,最小的才小學二三年級。在農莊里,孩子們除了可以學習傳統文化外,還能看到中華竹鼠的養殖,進行果蔬采摘,近距離觀賞植物生長,下到水田里插秧、摸田魚,組隊玩真人CS,進行野外拓展訓練等。

創造這一切的人就是朱金武,2010年他跨界從事農業,從養殖種植開始,發展農業觀光,再到從事研學。他把農業和旅游、教育有機地結合在一起。他的下一步目標,是把他的研學版圖擴大到整個藤橋,他希望把“藤橋”做成一張溫州研學的金名片。

跨界,從賣服裝到養竹鼠

朱金武是土生土長的鹿城藤橋人,自幼在農村長大。18歲高中畢業后,就跟著做外貿服裝生意的父母一起辦服裝廠。

“2010年前后,看到父母年紀越來越大,我不想再讓他們辛苦下去。同時,我也有些厭倦了服裝行業,想找一個新的行業發展。”在積累了人生第一桶金后,朱金武放下服裝行業,轉行回鄉做起了農業。

創業初始,朱金武想到了發小谷正義。當時谷正義也正謀劃著改行。谷家之前也是從事服裝行業,不同的是朱金武家做外貿服裝,谷家則是做生產服裝的設備。就這樣,兩個一起長大的年輕人一拍即合,投身農業。

他們租下了300畝地,打算搞種植、養殖。種水稻,兩人對此沒有異議。可養點什么?一時卻拿不定主意。當時,藤橋熏雞是當地最響亮的牌子,很多當地農戶都爭相養雞。可他倆偏偏不,非要搞點和別人不一樣的東西。

那年正好碰上整個溫州在進行環境整治,為了保護珊溪水庫,文成、泰順水庫附近的村莊都不允許養豬。這讓朱金武意識到,今后的養殖業一定要注意環保。朱金武和谷正義為此到處取經,他們先后去了福建、江西等地,直到一次機緣巧合,他們了解到了竹鼠養殖產業。

竹鼠養殖不需要太大的空間,它們只吃竹子,不用喝水,排泄物也不臭。一般十個月就能成熟,一年能產3胎,每胎1到4只。市場上一斤竹鼠肉能賣到近百元。“就是它了。”朱金武和谷正義確定了目標。

攻堅,竹鼠沒想象中好養

竹鼠的主產區在我國的廣西、福建等地,雖然福建和溫州的地質地貌、氣候條件十分相似,但畢竟有所不同。朱金武第一批引進了500對竹鼠,把他們飼養在藤橋的基地里。經過一段時間的學習摸索,竹鼠長勢喜人。看到自己的努力有了收獲,朱金武和伙伴喜不自勝。可老話說得好,福禍相依,事情總不會一帆風順。他們先是發現很多剛出生不久的幼鼠離奇失蹤和死亡。后來,幼鼠的失蹤和死亡率越來越高,一胎活下來的不到一半,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在朱金武和技術人員日夜蹲守觀察下,終于找到了原因。原來那些失蹤的幼鼠都是被母鼠吃掉了,而那些死亡的幼鼠也是母鼠咬死的。

為了解決這個問題,朱金武跑了很多廣西和福建的竹鼠養殖場。對方的技術人員表示,雖然在他們的養殖場也有這樣的情況,但沒有那么嚴重。而母鼠傷害幼鼠的事情,在老鼠身上是一種普遍現象,為什么在朱金武的養殖場會這么嚴重,他們也不得而知。

事情既然發生,只能面對。朱金武和技術人員制訂了很多方法想要杜絕這個問題。先是采取人工喂養幼鼠,這個辦法在嘗試了一段時間后宣告無效。因為剛出生的幼鼠和人的指甲蓋大小一般,離開了母鼠的喂養,根本無法生存。幼鼠要超過45天才能離開母鼠單獨生活。

“有技術人員提出,會不會和養殖場的溫度有關?”一語驚醒夢中人,朱金武讓技術人員嘗試了各種溫度,結果發現燥熱情況下母鼠傷害幼鼠的概率高。隨著不斷嘗試,終于找到了最適合母鼠生產養仔的溫度。

同時,為了防止母鼠因為產后營養不足而吃掉幼鼠,技術人員開始給母鼠注射營養素。隨著朱金武和伙伴們的不斷努力,竹鼠幼仔的成活率從起初的不到50%,到現在的70%到80%。

升級,開拓研學市場新商機

隨著竹鼠養殖的成功,朱金武的養殖場一度有接近萬頭的竹鼠。這些竹鼠主要銷往上海、江蘇等地,一小部分也會賣到溫州市場,每公斤市場價格在180元左右。

最初,他們主攻的還只是養殖業。后來,國家推廣農業文化,他們開始研發竹鼠宴。2014年,他們接連推出了多道以竹鼠為食材的菜品,當年就在溫州市農家樂休閑旅游烹飪大賽獲得“溫州農家十大名宴”。第二年,他們還給竹鼠注冊了一個叫“竹熊”的商標。

竹鼠養殖的成功,讓朱金武和谷正義看到了農業大有可為。同樣是在2014年,他們追加投入一千多萬元,把原來的300多畝地里的200畝做成了“浙農生態農莊”觀光園。觀光園里的大棚種著草莓、藍莓、四季蔬菜,供游客采摘。觀光園還建設了拓展區、動物村、真人CS基地等。在一片綠地上,佇立著巨大的變形金剛、蒸汽火車、直升飛機……既有鄉土情懷,又充滿了時尚感。

觀光園弄好了,來玩來吃的人不少。尤其以帶著小孩子來“見世面”的家庭為主,這讓朱金武看到了新的商機。

當時,還沒有“研學”這個說法。朱金武和谷正義商量,有沒有可能和旅行社合作接團隊游,或是開拓學生市場。在觀光園除了能玩,還能讓孩子學習農業方面的知識,和土地“零距離”接觸。經過他們不懈努力,學生成了他們觀光園的主要客源。

最近幾年,隨著“研學”熱度的升溫,朱金武的浙農生態農莊也在不斷升級。他租下了農莊外一塊地,用作科技示范基地,里面一部分用來給參加研學的學生作教室、寢室,另一部分用作竹鼠博物館、竹鼠體驗館等。除此之外,他還把一些研學項目比如活字印刷、造紙等也融入了他的觀光園。

這樣,很多假期過來研學的學生就有地方可以住,有課堂可以學,也有實驗場地可以玩。“根據現在的規模,我們一次最多可以同時接待500名學生。”朱金武說。

規劃,打造溫州研學金名片

從市區開車上溫州北高速到藤橋出口下,大概就半個來小時。這里戍浦江穿過小鎮,青山疊翠,小橋流水,宛若陶淵明筆下“芳草鮮美,落英繽紛”,有“良田美池桑竹之屬”的桃源畫境。

“藤橋有最美的山、最美的水,又是溫州市區(鹿城區),這樣好的環境和地理優勢,搞研學實在是太合適了。”朱金武表示,下一步,他要規劃一條關于整個藤橋的研學線路。里面除了有他的農莊,還少不了藤橋的上埠頭古家具村、巖雅山風景區、石垟古村、老鼠山遺址、種子種苗科技園、滑翔傘基地、農家樂、民俗活動、文化禮堂等,還有藤橋的美食熏雞、鴨舌、鴨掌,讓人們在藤橋可以一次性玩上好幾天。

鹿城區農業農村局農業管理科科長陳秉杰一直關注著朱金武的發展。全市機構改革前,他是鹿城區農林水利局資源林政科的科長,竹鼠養殖這塊正好是他的管轄范圍。陳秉杰認為,朱金武的成功和他自己的踏實肯干、腦子靈活分不開,他喜歡另辟蹊徑,同時又能把握時代發展的風口。

“最難能可貴的是,他在自身發展的同時,不忘帶動當地村集體及周邊農戶增收、創收。”陳秉杰表示,農業投資應該說還是屬于風險較高、回報較慢的產業,朱金武和合作伙伴一路堅持已近十年,而且有不錯的效益,實屬不易。更為不容易的是,即使受一些不可抗力因素影響,導致企業發展難以突破瓶頸,他仍然動力十足,巧念“農經”。

【返回頂部】【打印本稿】【關閉本頁】
0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台湾麻将算番图解 股票融资去哪里办理 002540股票分析 股票软件哪个好 股票涨跌算法 2019股票分析报告 股票涨跌是人为控制吗 中联重科股票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跌停输入代码是多少 最好的股票分析软件排行榜 股票涨跌范围